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侯妃 全文章节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大叔受

更新时间:2019-09-15 21:23:31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侯妃 全文章节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大叔受 连载中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紫夜蓝夕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羽裳,卿云衣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为紫夜蓝夕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看了看窗外的天光,比起她刚刚醒来时,现下天已经蒙蒙亮了。 “时间要来不及了。”云衣深吸了一口气,重重呼出。是的,要来不及了。昨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了看窗外的天光,比起她刚刚醒来时,现下天已经蒙蒙亮了。

“时间要来不及了。”云衣深吸了一口气,重重呼出。是的,要来不及了。昨天那人分明说今早要去面圣,看现在的天色,留给她整理线索的时间已经太少,并且显然没有什么转圜和拖延的可能。这是一桩皇上赐婚,如果她被认定与人有染,那这欺君大罪便都不是她一人可以扛住的了。

云衣尽可能稳住自己有些混乱的心绪,双掌合十,闭目凝思,渐渐一些小细节缓缓出现在脑海之中。少顷,外面脚步声再次响起。云衣睁开双眼,提起了一口气。

纵然是死局,我也要打开一条生路。

“叩叩……”木门发出细微的叩门声,卿云衣没有言语。

来人推门而入,两个小丫鬟身后跟着两个婆子一并走了进来。

“小姐……”当先开口的丫头正是昨天打碎药碗的那个,此刻表情凄凄婉婉又战战兢兢。

“花盏……?”云衣试探性的开口。

“小姐,”小丫头几乎是带着哭音,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在身后门边站定的婆子,“少爷……让我们来给小姐打点一下……”

云衣点了点头,并不惊慌,“也对,不稍微收拾一下,这个样子去面圣,恐怕直接就是个大不敬了。你去打水,顺便找些药帮我打点下伤口,春盘帮我更衣。”

另一个小丫头闻言马上上前,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小姐除了衣服之外,头发已经梳得一丝不苟,发饰首饰也带好了,便又忙忙去拿小姐的罩衣。

这更衣梳洗、包扎伤口的整个过程,两个丫头一直是有口难言,只能用幽怨又担心的眼神看着云衣,一旁的婆子则紧紧盯着他们,深怕她们有什么串联。

卿云衣却不以为然,自顾自的认真梳洗装扮起来,心里暗想:万幸继承了妃羽裳的记忆,不管是名字、事情都模模糊糊的有印象,不然还真是麻烦了。这两个唤作花盏和春盘的小丫头,都是妃羽裳自家带来的,对她很是忠心。然而因为她自己这个主子式微,这两个丫头也是备受折磨。许多本不该她们做的活儿,都得她们自己亲自干。还常常被刁难白眼,妃羽裳素日虽然知道却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那是老黄历了,二十一世纪好少年的卿云衣既然来了,可不打算继续过去那种直不起腰杆子的生活了,且等她解决了眼下的危机再说。

“给我三文钱。”收拾停当,卿云衣一边往外挪步,一边对身边的春盘道。

春盘掏了掏自己衣袖,不疑有他的递了过来。卿云衣刚接过来,一旁的婆子便不乐意了,“夫人是要进宫,不是去买菜的。”

卿云衣别了那婆子一眼,未做多言,随手一掷便将三文钱扔在了小厅的八仙桌上。三枚铜钱在桌上发出叮当声响,旋转开来,良久才停住。“那便不带了。”

三枚铜钱均正面朝上,大吉。卿云衣嘴角浮起笑容,“走吧!”侯爵府正厅前。

应简远一件暗纹玄色长袍,负手而立,一脸的冷肃。卿云衣被一大堆家丁婆子围着,远远看着这个男人,心里翻了好几个白眼,真是空有一副好皮相,没想到这么黑心,利用完自己的发妻,居然还想害死她,真是个渣男。

“恶人还需恶人磨。”卿云衣嘟囔了一句,引来周围几个下人的侧目。稍稍在心中盘算了一番,卿云衣下了个决心:早二十几年就知道要有一趟不同寻常的际遇,磨折多年,今天既来了,这辈子也算是回本了。剩下的,过一天便是赚一天。我可不是好欺负的。妃羽裳,好,从现在起,我就当个不同凡响的妃羽裳。“让少爷久等了。”

“押走!”连正眼都未看一眼,应简远抬步便往外走去。

妃羽裳耸耸肩,不以为意,抬手对身边人道,“不用押着,我会走!”

府门外,家丁们正七手八脚将一个捆着的男人扔上远处一辆马车。妃羽裳驻足看了看,认出好像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奸夫”。而应简远此间已上了前面侯府的华丽马车。妃羽裳叹口气,也踩着阶梯上了第一辆车。

挑帘入内,应简远看着她的眼神冷漠却有些惊疑不定。太淡定了,实在太过淡定了。这个女人如今不哭不闹,一脸淡定看热闹的表情。他本以为这早间还得折腾一番,少不得拼了她皇上赐婚的身份,也要捆了她去面圣了。可是如今看来,一切准备好的情形都未出现。

应简远坐在了最里面的正坐,妃羽裳懒得理他,坐在了马车门边左手上,然后便自顾自的低头进入沉思,浑然没有要搭理里面那个如今眼神锋利的家伙的意思。

马车缓缓动了起来。

“小姐……”马车外哭声响起,妃羽裳挑了帘子看了一眼,只见伺候她的两个小丫头此刻扑在地上,喊着她哭得像个泪人。而周围其他的奴才一概都是冷眼旁观,甚至有两个家奴上前拉扯起花盏和春盘,嘴里开始骂骂咧咧。

妃羽裳不悦的放下帘子,隐忍着继续低头沉默。这条进宫的路大概要走两刻钟的时间,现在还不是开口的好时机。然而她还未要开口,一只大手却猛然拉住了她的头发,将她向里扯去,“你在打什么主意!莫不是想跳车逃走?你最好打消那些可笑的念头!”

“松手松手!”头皮扯的生疼,这人还真是用力,带得妃羽裳硬是往里挪了进去。

狠狠的,男人用力拉扯,猛地甩开,妃羽裳则直接扑到了车厢地板上。

“你干什么!”妃羽裳挣扎想起来,却被一只脚突然又踩了下去。

这是有多恨我?!我是个女人啊!妃羽裳在心里又翻起白眼,“应简远!面圣是要注意仪容仪表的!我大早上好不容易弄好的,麻烦您高抬贵脚!免得大家都有麻烦!”

身上的脚并未拿起,却是又向下踩了两分。趴在那里,妃羽裳真的有点烦了,看来只能好戏提前开场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盘算!昨天那么劣质粗糙的一场戏,应该都是你编排的吧?我就好奇,你怎么找到的一个死士,敢豁出命来演个奸夫?”随着话音,身上的脚忽然松了松。

抓住机会,妃羽裳也顾不得形象,一个轱辘翻起来,坐在了车厢地板上。还好这种有钱人家的马车干干净净的,坐着也没什么不可。她自顾自的整理着衣服,瞥了一眼脸上有着震惊表情的应简远。

“被人抓住,你还想不承认,推给我?”毕竟官场沉浮什么没见过,应简远冷静的很快。他虽然有点想不通这个一贯傻乎乎盯着自己的女人为什么会想到这些,但是管不了了那么多了,反正事实就在眼前。

拢了拢发髻,妃羽裳抱膝望着他,“破绽很多。虽然当时冲击实在有点大,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现下想想,还真是没有这么巧的了。”

应简远看着她,并不说话。

“第一呢,你来的时机太巧,你不是大晚上从不来找我。偏偏今天晚上过来,还带着一堆家丁,太做作。”

妃羽裳停了停,看他并没有说话意思,便自顾自继续,“第二,那个所谓的奸夫我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晚上来给我送饭菜的那个人。这人我没在府上见过,估计是新来的吧?就算不是新来的,也从来不曾照管过我的饮食。毕竟这半年,家里人见你于府内从不喜欢我,便都跟着不待见我,我的饭菜很多时候都要自己的丫鬟去端了才有,谁会准时来送。他来送饭,还偏巧给了壶酒,说是你分给各房的。”妃羽裳说着咯咯笑了起来,看着他,“你何曾会把东西分给我?可见那酒多半是下了药的。”

应简远剑眉缓缓蹙起来,“你以为你说这些就可以自证清白?”

“不能,当然不能。你在外对我一向嘘寒问暖,说你苛待我,自然没人信。何况那个人,你也可以说是我装作不认识的。”妃羽裳眼神清醒。“只是单纯的觉得你太看不起我的脑子,做戏实在敷衍了些,忍不住想指出。”

“随你怎么讲,妃羽裳,留着你的话去御前辩驳吧。”应简远的心里有些乱,这个女人的态度大不似从前。他还记得多少次从外面做戏回来,她都信以为真,贴上来又是温顺关心又是送衣送汤,都被他丢了出去。他最讨厌傻女人,尤其是这种屡教不改的傻女人。可是今日,这女人转了性,居然一语中的。她说的都没错,对付她,他并没打算多上心,也觉得犯不着,人证咬死,一切休已,多余的根本无所谓。

“你当然不怕去御前。你觉得只要有那个男人和我私通的证词,其他这些都可以说是我的诬陷和诡辩,根本当不得证据。所以你有恃无恐,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对不对?”妃羽裳摇摇头,“可惜,不够哦!”

应简远的眼睛陡然睁大,心里猛然跳了一下。

估算了下时间,她磨磨唧唧说这么多,路程已经过了大半,“你有一个关键的点完全忘记了。”

“什么?”

“怕了?”妃羽裳挑眉挑衅。

一只手猛然掐住了妃羽裳的脖子,“你是不是想死!”

“掐死我,欺君之罪就是你的了。你最好放手,会留下印记的!”妃羽裳并不紧张,她知道自己已经拿到了主动权。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紫夜蓝夕)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重生之侯妃卜天下》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